安米修

名字:离碱
称呼离就好!

決定了!這個號用來養老(。)把沒寫完的長篇都刪掉了,但是會在另一個號上修修改改努力寫完發出來,不透漏ID!!

非常不正经的repo!@离酒 给葱告白TOT
葱老师是我AOTU最喜欢的写手没有之一!!看钻石王座好像是看到微博上驰老师推荐的就去看了,当时看到了8,穿玩偶装也太可爱了叭!!!
钻石王座虽然是abo设定但车车很少,全是甜的。身为一个甜派非常热爱葱!!这就是理想的安雷谈恋爱,不需要很黏黏糊糊,互相理解,偶尔上上手(?)
结尾那里第一次看非常有感触,满心都是:太好了太好了去结婚去结婚!
买三本是因为本想抢到前30的特典但是大家手速太快了😭
第一次买本!然后也是我最喜欢的写手和最喜欢的cp!!
钻石王座反复看还是觉得看不够……爱葱爹爱生活!!
(repo很随便因为我太想打call惹!!)

「安雷」唯一

*是@然汪 太太的yys梗!
*俺流,xjb写的小甜饼




"重死了…."安迷修又被雷狮压醒了,鬼知道他这位阴阳师大人最近为什么那么喜欢压着他睡觉。整个人恨不得趴在安迷修身上,手还死揪着安迷修的大尾巴,之前安迷修还可以忍受雷狮把他当人形抱枕,尾巴当枕头,但现在比之前那个过分好几倍啊?!

雷狮躺在榻上一点也不老实,他一般都是晚上在寮和他的海盗团团员瞎嗨。5星麒麟追着打,打残血再奶回来,喜欢死磕,输了气急败坏得踹踹安迷修。安迷修超级委屈,谁让你打石距那么非洲!6星的针女打过一次主属性还特么是防御!雷狮气得要上手了:“我要是欧洲人还会只有你这ssr吗?!”


雷狮成为阴阳师那么长时间才召唤出安迷修唯一一个ssr,安迷修是狐妖,大招是多段攻击的,每一轮攻击都会叠加。 安迷修不知道是雷狮从谁哪里听说直男画那啥会出ssr试了一下没想到真的抽到了高兴半天。

安迷修原来是三尾 ,随着时间推移会一点一点的长其他的尾巴,直到第九条。

雷狮每天睡到快大中午,安迷修觉得自己简直是雷狮的再生父母,又是保姆又是保镖。每天安迷修早早的醒了,然后在雷狮身下塞一个用他掉的毛填充,他亲手做的小马抱枕。然后去做饭,带带狗粮帮助有困难的人。雷狮对安迷修这种做法嗤之以鼻,他不就是想去别的寮里看一看小鹿男,和式神小姐姐说一说话,送几朵花。

雷狮觉得安迷修小时候简直比现在可爱多了,奶狐。每天恨不得长在雷狮身上。雷狮快烦死,最讨厌带孩子,本来想把他丢给白狼带大,但想想这是自己第一个ssr还有点于心不忍,自己带它去打大蛇,黑蛋都喂给安迷修一个人。雷狮累的时候安迷修特别懂事,主动把头伸过来让他揉,捏耳朵,揪尾巴。雷狮一直让安迷修跟自己睡一个被窝,安迷修体质冬暖夏凉的,雷狮很怕热,抱安迷修和抱一个凉凉的冰袋一样的,冬天还可以暖床,何乐不为?

但是安迷修长大点以后就不怎么听雷狮的话了,雷狮气得暴打他,他俩对肛也是经常的事。雷狮还是总会赢过安迷修,有事没事都说:“安迷修,要不要打一架?”安迷修冲他翻白眼,晃了晃尾巴没回答雷狮就去打大蛇了,雷狮对此的政策就是电他,或者拿锤子敲他头,力度还不小。

上次安迷修急了,抓住雷狮的手腕把他一捞,两个人挨得特别近,雷狮愣住了,安迷修吵他:“我去打架都是为了我们寮,雷狮你傻批了吧。”雷狮一巴掌扇他脸上留个印子,一晚上没理安迷修,扬言说他把安迷修送到神龛,佩利和帕洛斯一脸“老大不要开玩笑了你根本舍不得”,雷狮赌气。那一晚要和安迷修分床睡,安迷修问他怎么了他就是不说,但安迷修已经习惯了雷狮糟糕的睡姿和撸串的气味,一时有些不习惯,躺了半夜都没有睡着,看了眼雷狮,他也在翻来覆去。安迷修很轻的爬过去,把嘴贴上雷狮的唇一下,说:“一起睡吧还是,我实在睡不着。”然后就拱进雷狮被窝睡觉。雷狮拿脚踢他,安迷修说:“不要闹,睡觉。”雷狮就真的不闹,然后睡着了。


安迷修看见雷狮耳朵红透了,和他的尾巴一样红。

后来雷狮问安迷修哪里学的这个,安迷修说是一位小姐对她说的,剩下的什么也没说。

“你喜欢的人如果生气的话,你就亲他一口,他肯定一点气都没有了!”

那位小姐的原话,是这样的。

雷狮觉得很糟糕,作为阴阳师居然喜欢上了自己的式神。

安迷修觉得也很糟糕,作为式神居然爱上了自己的主人,。

不过他觉得这样也不赖,反正狐妖这辈子很长,他一直是雷狮的式神。安迷修也私心许愿想,雷狮再也别抽到别的ssr,让安迷修陪他到永远的永远就好。


——
雷狮:我靠,老子抽不到ssr原来都怪你啊????今天我雷狮就要打爆你的狗头(拎锤子)

乱写个简单的设定(你好懒(划掉

雷狮 被动是打雷(天打五雷轰(bushi
武器是雷神之锤
御灵是一头紫色的狮子

安迷修 狐妖,多段攻击型,每一轮攻击会逐步叠加5%的攻击加成
技能二是被动,对方全体被冰/火攻击,持续失去生命


以后慢慢想一下技能名…!

「安雷」Underground.

*早上六十分产物,昨天坐地铁觉得声音好听于是就写了。
*爽文
*考完回来了(´O`)♪




晚上9点26分,安迷修拎着自己棕色的公文包一路小跑,冲向地铁站。

街上车辆挺少的,只有路灯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长明着,有几盏忽闪忽灭,大概是在偷懒,准备退休。

安迷修刚下班,他只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工,刚刚升到了总监的位置,主动要求加班到8点。但是他由于昨夜睡前看书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比他之前上报的方案更好的idea,下床拿自己的笔记本又修改,增添了上去,又做了一个PPT,与梦中的马美酱相遇就是第二天凌晨的事了,刚才加班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刚醒,迷迷瞪瞪的看了一眼表:

嗯…9点20了……嗯????

安迷修可以说是被吓醒的,吓得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拎着包就下楼,往地铁站的方向跑。他家离公司有点远,要坐地铁坐5站,再走8分钟才能到。如果他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那就要打车或者走路回家,想想就很不划算。

"呼……终于赶上了……"

现在是9点41分,安迷修赶到了,地下的世界敞亮,没有列车穿梭的隧道空空如也,他便开始盯着透明的,可以反着光的玻璃看着自己发呆。

然后在玻璃里看到了另一个人。夜班赶地铁也不是什么怪事,人不多,但是有。只是安迷修有些不由自主地扭头去看向那个方向。

是一个男人。他的头发有些乱乱的,但是看起来是发型师故意把它打造成那样,穿着淡蓝色的中袖外套,里面是高领的黑色紧身衣,下身是深蓝色的牛仔裤,加上跑鞋。安迷修认识那个牌子,价钱和外形都非常漂亮。

他的眼镜是紫色的,盯着自己的手机看,白色的光映在他深紫有些偏红的瞳孔里异常好看,安迷修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颜色,他形容不出来。非要说的话,就像宝石一样。他的眉头微颦,一脸嫌弃和不耐烦的样子,手指在屏幕上划了两下便把它塞到了自己的衣服兜里。

"轰——"

安迷修听到了风在隧道里穿过的声音,回过神,踏进了地铁里。

不对,他吃错什么药了?要盯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看?虽然说的确很好看吧……

安迷修找了位置坐下,然后开始放空发呆,想些其他事情。他不怎么喜欢坐地铁的时候玩手机来打磨时光,而是喜欢看地铁上各种各样的人来猜测他们的故事,家事背景。安迷修享受这段时间,他也喜欢文学。周末的下午,如果有空的话,他会去找一个咖啡馆,带上本心爱的书还有笔记本,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发到论坛上还小有名气。

"喂。"

"嗯?"安迷修眼前闯入一道紫雷,刚刚那个男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您好?"安迷修试着开口,有些尴尬。"请问怎么了吗?或者是有什么我可以帮你?"

"我手机没电了,借我用一下你的给朋友打个电话。"男人如是说,语气倒是像命令一般。没有敬语,没有委婉,但安迷修也不恼,从裤子的口袋里摸出手机解锁,递给他:"给。"

"谢了。"男人接过,拨了几个号码,把手机贴近了自己的耳朵,安迷修眼尖地瞅见他耳朵上带了一颗紫色的耳钉。

挺好看的。安迷修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Sorry……"话筒中传来了机械的女声,男人的眼角抽了抽,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把手机还给安迷修:"他没接,算了。"

"噢噢……你哪站下啊?"安迷修随口问。

"永川站。"他应,索性在安迷修旁边坐下。

和安迷修的一样。

地铁上挺安静,没有什么人说话,贴在车壁上能听见轰隆轰隆的声音。

"要不我们聊聊?反正也是闲的没事干,我是安迷修,你呢?"

"雷狮。"雷狮回答,他翻了个白眼,说:"你可以玩手机啊,怎么会没有事可干。"

"我不怎么喜欢坐地铁玩手机,还是看人比较有意思。"安迷修呲牙笑了,如湖水一样清澈的蓝绿色眼睛充溢些许笑意。

"怎么看?"雷狮问,他对这个还是有点兴趣的。

"看外貌,服装,表情什么的。"安迷修说:"比如你吧,看起来有些刺愣愣的不太好接触,是不太好惹的类型吧应该……比较有钱。"

雷狮笑:"就这些吗?"

"这只是初次的印象。"安迷修说,但是这是撒谎,因为他对雷狮好像只有这点可以说,如果换作其他陌生人,他甚至可以编出来一段小故事。

"还有,眼睛挺好看的……"安迷修想了想,还是说出来了。

"谢啦。"雷狮说,"不过你说的的确没错,我脾气不是很好,家里也算有几个钱吧。"

"嗯。"安迷修应。

"本站:永川路站。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地铁的播音响了,安迷修和雷狮都站起身,下了车。

安迷修头一次觉得地铁真的很快,还没跟雷狮说几句话就到了站。

现在是9点54分。

"你下次还会坐地铁吗?"安迷修临走前问了一句。

"随缘吧。"雷狮说,语气透着随意。

"好,下次见。"安迷修说。

后来安迷修有时候故意到那个点再坐地铁回家,看看会不会偶遇雷狮,但没有碰到过。

有天早上,安迷修打着哈欠下了地铁,看见有星星的白色头巾被风吹的飘在空中,下意识伸手去抓住。

"安迷修?"雷狮突然回头,看到了安迷修。他的嘴里还叼了一个包子,手中拎着塑料袋,里面装的是油条,另一个手拿了杯豆浆。

"不小心买多了。你吃不?"


End.

————————————————

后来两个人恋爱:

安迷修问:“你有我手机号吗?”

“有啊。”雷狮扣着手机应答。

“??我什么时候给你的,我怎么不记得?”

“第一次见你拿你手机给我自己打的电话啊。”

雷狮眉眼弯弯,透着狡黠。